在線辦公

期刊檢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期刊目錄

  • 論《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98條“任擇性例外”——兼評南海仲裁案...
  • [摘要]摘要:在第三次海洋法會議上,第298條作為爭端解決強制程序的“任擇性例外”被納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締約國可以依據第298條,通過聲明的方式將海洋劃界、歷史性海灣或歷史性所有權等爭端排除在爭端解決強制程序之外。南海仲裁案管轄權問題中的核心之一就是,除了可受理性問題,菲律賓所提的15項訴求是否落入中國于2006年聲明所排除的爭端中,從而仲裁庭無權管轄。在重點論述第298條的締約歷史和該條款的文本內容后,本文將針對仲裁庭2015年《管轄權和可受理性裁決》和2016年的最終裁決,對其與第298條的關聯問題進行分析,指出仲裁庭在管轄權問題上的不當和謬誤。
  • 劉丹
  • 全文[ PDF 2077.0 MB ] 2016.6(3):0-0  共有 1881 人次瀏覽
  • 析論太平島法律地位對南海仲裁案之影響
  • [摘要]摘要:本文對南海仲裁案中菲律賓針對島嶼法律地位的相關策略進行研析,并探討太平島在法律地位上是否符合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之島嶼地位,以及能否產生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及大陸架。本文發現,若太平島可產生專屬經濟區與大陸架,將導致本案菲律賓所遞交15項訴求中的9項(第4、5、6、7、8、9、11、12、14項)受到嚴重挑戰。
  • 戴宗翰、姚仕帆
  • 全文[ PDF 9114.0 MB ] 2016.4(3):0-0  共有 2093 人次瀏覽
  •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七仲裁評述——結合南海仲裁案的管轄權問題
  • [摘要]《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七仲裁程序具有一定的強制性特征。菲律賓借此將南海問題予以拆分、重組和包裝,在中國已根據該公約第298條作出排除管轄聲明的前提下,將中菲在南海的島礁主權和海洋劃界問題單方提交仲裁。國際條約的簽署以國家同意為前提,締約國依據條約規定作出的聲明或保留,正是該國對條約所作的理解和對義務范圍的界定。《公約》第十五部分設立的爭端解決機制是一個有機整體,附件七仲裁的強制適用應受到相應條款的制約。締約國有自行選擇和平解決爭端方法的優先權,第十五部分第三節規定的“限制和例外”條款則是保障締約國自行決定海洋劃界等關乎國家重要利益的爭端解決方法的具體體現。然而,仲裁庭擅自擴大解釋其自身管轄權限,為個別國家濫用仲裁程序制造國際輿論實現政治目的提供了途徑,由此將嚴重損害附件七仲裁的公信力。
  • 密晨曦
  • 全文[ PDF 1080.0 MB ] 2016.3(3):55-63  共有 2861 人次瀏覽
  • 南海仲裁案所涉低潮高地訴求的管轄權問題——評析本案管轄權和可受理...
  • [摘要]2015年10月,菲律賓單方所提南海仲裁案的仲裁庭就管轄權問題作出的裁決中,涉及低潮高地的相關訴求問題。仲裁庭認定訴求所涉爭端存在,并對第4項、第6項訴求確立了附帶條件的管轄權,將第5項訴求的管轄權問題保留至實體階段一并審理。本文結合南海仲裁案的相關材料,對本案所涉三類低潮高地法律問題的管轄權問題進行逐一分析,遵循同類國際仲裁案的一般思路,認為中菲之間在低潮高地性質界定、海洋權利和領土屬性問題上不存在真實的爭端,而且,即便爭端存在,領土主權和海洋劃界爭端亦構成有關爭端的先決問題,仲裁庭難以合法地對低潮高地的有關爭端確立管轄權。
  • 黃靖文
  • 全文[ PDF 2170.0 MB ] 2016.3(3):36-54  共有 1931 人次瀏覽
  • 南海仲裁案中有關低潮高地問題的評析
  • [摘要]在南海仲裁案管轄權的裁決中,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下簡稱《公約》)附件七設立的仲裁庭裁定它對菲律賓提出的涉及低潮高地的兩點請求具有管轄權。本文簡要地分析了判斷低潮高地自然屬性的原理和實踐,從“低潮高地性質的判定是否涉及海域劃界”以及“低潮高地的占有問題是否屬于《公約》解釋或適用的爭端”這兩個問題切入,指出菲律賓單方面的論證觀點的謬誤,對仲裁庭做出的管轄權裁決書中的有關結論進行批駁。本文認為,本案中對于低潮高地性質的判定將不可避免地涉及海域劃界,仲裁庭對本案中涉及判定美濟礁等海洋地物性質的兩項具體請求不應擁有管轄權。菲律賓第4點請求中“低潮高地是否可被占有”這一問題本身并不屬于有關《公約》解釋或適用的爭端問題,因此仲裁庭也不應具有管轄權。
  • 包毅楠
  • 全文[ PDF 1405.0 MB ] 2016.3(3):23-35  共有 2763 人次瀏覽
  • “歷史性權源”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的法律地位:兼評南海仲裁案...
  • [摘要]“歷史性權源”在海洋法上是一項易生爭議的合法存在,其可產生的權利類型包括領土主權意義上的“歷史性所有權”與未達到領土主權程度的“歷史性權利”兩種,后者可進一步區分為“排他性的歷史性權利”與“非排他性的歷史性權利”。《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對“歷史性權源”有所規定,但并未窮盡;未盡部分“應繼續以一般國際法的規則和原則為準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對“歷史性權源”的兼容不限于《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明示保留的部分,還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間接承認以及未予處理的“歷史性權源”。“歷史性權源”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相對于海域權利的效力位階,應依其具體權利類型作評價認定與沖突處理。被《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明定為可免于適用強制程序的“歷史性權源”爭端,其內涵應包括“歷史性所有權”與“排他性的歷史性權利”。南海仲裁案中,菲律賓在歪曲混淆中國“歷史性權源”基礎上所提的相關主張,不僅在國際法上是非法無效的,而且將損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有效性。
  • 談中正
  • 全文[ PDF 2300.0 MB ] 2016.3(3):3-22  共有 2535 人次瀏覽
  • 關于菲律賓南海斷續線仲裁請求的管轄權問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 [摘要]菲律賓有關中國南海斷續線的仲裁請求,挑戰的是中國的海洋權利主張,包含了歷史性權利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3)條島礁性質這兩個不同的海洋權利之爭。在考察該仲裁請求是否為中國基于《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98條所做聲明所排除這一管轄權問題時,必須展開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98.1(a)(i)項的解釋。任何一個海洋權利之爭如果落入該項下的排除,則仲裁庭均不具有對該仲裁請求的管轄權。
  • 張新軍
  • 全文[ PDF 968.0 MB ] 2016.2(3):3-11  共有 2400 人次瀏覽
  • 菲律賓南海仲裁案管轄權與可受理性裁決書評析——以事實認定和證據使...
  • [摘要]2015年10月29日,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七,由菲律賓單方請求組成的仲裁庭以全體一致的方式,對菲律賓單方提起的仲裁請求作出了關于管轄權與可受理性問題的裁決。法律實踐皆有相同之處,事實認定與法律適用就屬于裁判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兩個基本依據。而仲裁過程中的事實認定,從根本上就是裁判者對證據的采納、評估與解釋過程。這使得證據問題無疑成為仲裁的核心。因此,本文從仲裁庭裁決書的思路出發,結合國家間仲裁的特點,以事實認定和證據使用為角度,評析裁決書中在這兩方面存在的問題,同時提出仲裁庭在實體階段的審理中可能面臨的問題。雖然仲裁庭在認定事實方面擁有較大的自由裁量權,但對于證據的提供、采納、評估與解釋依然需要以公平原則為基礎,裁決書中所暴露的事實認定和證據使用不同程度的問題,在實體階段將會更為嚴重,并最終影響法律適用以及仲裁的公平與公正。
  • 何田田
  • 全文[ PDF 2286.0 MB ] 2016.2(3):40-59  共有 2081 人次瀏覽
  • 爭端的構成和本質:“南海仲裁案”第1項訴求及其管轄權裁決評析
  • [摘要]陳喜峰摘要:爭端的構成和本質,不能僅依賴于當事方的論點,需要仲裁庭客觀確定。結果一致性不是規避管轄權限制的合法理由。《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88條第1款確定的屬事范圍,是仲裁庭管轄權的固有限制。領土主權爭端,即使僅為附帶性或輔助性的,也不應作為規避管轄權限制的合法理由。“南海仲裁案”中,仲裁庭的爭端定性明顯忽視了爭端的構成標準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88條第1款的限制。仲裁庭只能審議菲律賓所提及的法案或文件本身,而不是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全面主張。海洋權利資格并不由《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完全規定。中國在南中國海海洋權利資格其他法源的效力,本身不屬于《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解釋和適用的事項。仲裁庭只能將此認定為一項事實,并且承認中國的主張符合歷史性權利規則,有限考察歷史性權利規則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特定條款相重疊和沖突的關系。謹慎的反思和自謙或可使《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7仲裁庭建立與當事國的互信和支持,反之只能使其進退失據。
  • 陳喜峰
  • 全文[ PDF 2961.0 MB ] 2016.2(3):12-39  共有 2173 人次瀏覽
 
2013中超积分榜